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晓歌的个人空间 http://myoldtime.com/forum/?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日志

《他们的芳华》(原创)20186.15

热度 8已有 102 次阅读2018-6-15 18:27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史话


接到当年知青班的唐班长的电话,说是几个当年同队的男知青朋友邀请我前去聚会,我欣然前往。

离开当年下乡已经过去五十年了。人生能有几个五十年?那么多年过去,我们从当年的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年,到如今都已成为白发翁妪,还有多少日子能饮酒畅怀,叙旧作乐?

到了之后有点失望,当年同去的12个同队插友,加上第二年来到我们队的5个弟弟妹妹,应该有17人,这次却还是没能来几位。听说有发挥余热还在返聘忙于工作的,有父母去世需要“做七”的,有老人卧床离不开的,有带孙儿脱不了身的,还有失联多年尚未找到的;总之,只能先聚起来,以后再联系了。多年来,峡江县各公社大队都有知青寻亲访友相互联络团聚的,可是我们队这样凋零却有些意外,也许有人还有当年未解开的心结?谁知道有多少“以后”?我们中学的同学就有人去年来聚会今年就离世的。------人生无常,人老了更加怀旧,我真的非常想念那些同甘共苦曾经同吃一锅饭的芳华男女啊!他们都好吗?

坐在我旁边的小丁,给我看他手机上的一张多年前的黑白老照片。虽然是翻拍的,不太清晰,但是它在我脑海里却是非常清晰的一幕。

那是我们刚到江西农村不久。在南昌工作的女知青班长小刘的姐夫来探望她,带了相机,要给大家合影留念。于是有人提出到村口山坡上去。照片是在流源村前的向阳坡上拍的,能看到这个古老村落的全貌。(近年由于大拆大建造楼房,这临山坡而建依山傍水的美丽山村画面已不复存在。许多古徽派的民居也古风全无。)

照片中四个当年的帅小伙,从左到右,是小杨,小丁,小曹,小陈。当年的小杨虽有点玩世不恭,但能舞文弄墨,下棋;小丁更是手巧能干,不光农话样样拿得起,还天生有副好嗓子,歌唱得农家女孩子都喜欢;小曹则心无城府,热情外向话多,好交朋会友;高个子小陈人称长脚,父母是大学老师,会拉小提琴,文质彬彬。这几个都是复兴才子、老师的骄傲。而没进入画面的摄影者小唐,则是少年老成充满理想激情的唐班长。

可惜那时男女授受不亲,在唐班长的一再邀请下,我们三个68届的女生居然死活不肯参加拍照,要不然我也可以有这样一张难得的在第二故乡的芳华照了。因为我们同队女同学们还有点封建,跟他们男生也不熟,所以没有参与拍照,只是在一边看热闹。67届四个女生则拍了一张合影。

谁能料到,那些天真无邪的花季少年,后来经历了怎样的暴雨狂风,人生磨难?

这些男生,爱唱爱笑爱喝酒打闹,但是干农活绝不逊色于老表,个个争先恐后力求在老表眼里表现好能早日上调。每天十几个小时出工干活,一个个翻山越岭挑担负重不说,下水田被蚂蝗叮咬还要与老表比赛插秧速度,谁也不肯服输。晚上回来,知青们还要自己挑水做饭洗衣种菜,吃的白饭,走的山路,干的农活,几个月下来白面书生们全都又黑又瘦变了形。

他们也得到了乡亲们的认可夸耀。

除了干农活胜人一筹,他们还学会了料理自己的生活,自己洗被子洗衣服,甚至自己打家具,也赢来了女知青关注的目光。

谁知两年以后,他们却毫无征兆地遇到了人生命运的突变,给他们中的几个人造成了一辈子的伤害。

那是一起冤案。1971年一个暴风雨之夜,队里的碾米房发现少了几十元钱,正巧那天我们队几个男知青请假外出到县城游玩,不在队里,被当成作案嫌疑人追捕。实际上是贪心的碾米房工作人员监守自盗嫁祸于人,栽赃冤枉了我们队的三个男知青。那家伙满头癞痢,对青春朝气蓬勃的上海男知青也许有些天然的妒嫉不满。便肆意栽赃陷害他们。

由于法制不健全,由于狠抓阶级斗争的指导思想,我们队的三个男知青遭受了大队干部以至公社革委会武装部专案组的残酷严刑吊打,无奈屈打成招,被当作知青中的坏典型接受批斗。作为亲眼目睹的同队知青,当时我们女同学们非常诧异不解,因为他们三人被关押在不同的祠堂受审,尽管被吊打,口供却完全不同,只能说明是假的,怎么能作为证据采信?但是女知青班长小刘的疑问没有被领导重视,反而让人误解为女知青班长立场不稳。

后来在他们写了所谓的检查交代后被勒令监督劳动,管制起来。他们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先后因病离开了流源村(在知青杂志中和网上都曾经有报道)。在县知青办的档案材料中也有不完整的记录。

粉碎四人帮以后,他们收到了当地的书面道歉。几十年过去,也由于自己的刻苦努力,在回城后工作出色,事业有成,得到了社会的认可,成家立业,不再回首惨痛的往事。

但是在纪念下乡五十周年的日子里,他们都保留了一份清醒。他们得知我在知青网站和知青杂志社任编辑,便对我表示,不希望那不讲法制的荒唐往事,在我们的后代身上重现,不希望有人高喊狂热的口号、对过往毫无反思一味歌功颂德。知青的历史,是由千百万真实的青年学生组成的、写就的;不可一概而论;也不应抹去文革极左思潮和阶级斗争扩大化以及缺乏法律意识给许多知青带来的灾难。

我明白,大部分知青虽然初中失学,远离城市、远离父母、饱受艰辛,但也确实得到了锻炼、经受了考验;学会了农活和生活本领,了解了农村,理解了农民,提早接触、感受了社会;孰是孰非,任后人评说。我只感叹,如果没有那惨烈的一幕,他们对知青上山下乡,原本是抱着热情、理想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并不在乎吃苦受累的。

岁月在当年帅小伙们的脸上刻下了如刀剑般的印痕,也在他们心灵深处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隐痛。他们的经历比我们普通知青更加坎坷,令人同情和唏嘘。让我欣慰的是他们都还不太健康但平安地活着,看到并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没有任何的抱怨。他们后来的身份分别是国企党委书记,大学教师,事业单位人员等,都是社会精英;那是他们没有被命运所屈服、而付出加倍努力得到的。

男生们带来的红酒,引发了他们眼眶的湿润和心声的释放,几乎停不下来,我望着眼前两鬓如霜的昔日插友的欢声笑语,感慨万千。知青这一页,翻过去了。

他们的芳华,留在了那片红色的土地上。

2018612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