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晓歌的个人空间 http://myoldtime.com/forum/?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日志

《放飞梦想》书摘---------《梦想之灯照我前行》

热度 8已有 226 次阅读2020-7-14 17:49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写作

(本文刊登在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主编的系列丛书《放飞梦想》一书中。感谢颐若文化 传播有限公司设立的颐若文化基金为出版提供的资助 )


(江西峡江县江背公社流源小学旧址)

  教书育人是个光荣神圣的事业,“老师”是令人尊敬的称谓,也是我一生为之奋斗的崇高职业。

     我的从教之梦源于五十多年前。我母亲是个中学语文教师,给了我很大影响。但真正触动我的是小学四年级时候的事。

(2017年重返第二故乡流源小学支教助学)

那年,我的班主任周老师病倒了,学校一时没有找到代课老师,我和其他班干部就到老师家中,听她面授课文要点,然后返回课堂向同学们转述。我们几个小干部非常认真地领着同学们学习,受到教导主任的夸奖。当我站在只有老师才能站的讲台上,俨然像个小老师的时候,我最初的人生梦想形成了。后来我在作文中写道,我的理想是长大后当一名老师。

(2011年同济大学网络教育学院艺术设计专业班同学毕业留念)

中学尚未毕业,“文革”爆发,学业被迫中断。继之而来的上山下乡插队务农使我感觉到我的梦肯定破灭了。我走向“广阔天地”,埋头在田间拼命劳作。不久,我患了一场大病,手术后不顾病体未愈赶回队里。正为自己的前程担忧的时候,却意外地被调入小学校,走上了讲台。大队领导照顾我,让我到小学校当民办教师。当时我的欣喜和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我唯有在这三尺讲台上使出浑身解数来教好我的学生,才能表达我的心情。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以后,我的努力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入了团,评上了优秀民办教师,得到孩子们和家长的尊重。从此,我立志“忠诚党的教育事业”一辈子。

(2006年与当年学生现任流源小学教师刘根香一起在小学办公室)

然而,1974年,又一场更大的疾病中止了我的梦想之路;因心脏病突发,我被学校派人送回了上海。

病退回来以后,我被安排在街道团委工作,分管团委的青少年校外教育。按说也是教育工作,但是我还是惦记着三尺讲台。没多久,家搬到浦东。得知集体事业管理局的职工联校招收教师,为了梦想,我不假思索就报了名,通过了招聘考试,又一次走上了讲台。继而又考取了业余工大中文专业,边工作边学习。

好事多磨,仅仅当了一年半的联校老师,生了孩子以后却因集管局不能解决编制问题而被街道召回。我再度离开了教师队伍。回街道筹建少儿图书馆,一年以后又服从安排被派往街道工厂担任企业干部。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我们的国家经历了一段从旧体制到新体制的蜕变。我和同龄人都经受了那段阵痛,我所在的街道企业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受到重创。我作为工会干部与大批工人一起下岗。下岗后,我第二天就来到幼儿园打工,担任幼教老师。

机会总是会给有准备的人。1987年,我调入船舶附件厂当工人。正逢厂里要提高干部职工的文化素养,急需专职教育员。我被领导抽调当上了厂教育员。看到很多职工通过学习取得了各类文凭和岗位证书,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为了跟上日新月异的时代步伐,我一面教学,一面利用业余时间不断充电,学外语、学财务、学电脑,考出了多门证书。后来,我根据需要进入总厂宣传部担任宣传干部,分管广播台和企业报等工作,也担任新职工入职教育培训。由于浦东建设的需要,船厂搬迁去了崇明,我不得已五十岁就提前退休了。

好在,祖国需要人才,社会就需要老师。退休没几天,我就接到街道的邀请,要我到社区学校担任教育管理工作。这次虽然不是上讲台,但社区教育是个全新的课程,我一样热爱她,一干就是五年。

(2002年到2007年在梅园社区学校任教务管理教师)

期间,社区居民渴望学习、追求知识的迫切心情感动着我,上海的建设成就推动着我,推陈出新的时代脉搏触动着我,我又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学教务管理、学教育心理学、学网络知识,努力适应发展需要,担起社区教育的重任,管理三十多个班级,有电脑班,英语班,舞蹈班,歌咏班、烹饪班、日语班、绘画班、书法班等等,丰富了多居民的生活,提高了社区居民的文化素质和修养,多次被评为社区教育先进工作者。

(2010年夏带同济大学网络教育学院艺术系学生到黄山美术实习)

五十五岁那年,街道也面临着管理队伍年轻化的问题,招聘了一批应届大学毕业生。于是我主动提出离开了社区学校。经过网上报名应聘,成为同济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一名专职班主任老师,这是我第五个教师岗位。

这个岗位对学历资历教龄要求很高,但是却不享受正式教师编制,没有正规教师待遇。开始时,连电脑和办公桌都没有。上班路程远、工作时间长,大学生管理也是一个新课题。我没把自己当临时工看,而是努力克服各种困难,认真做好教务管理和学籍管理等工作,完成超过别人一倍的工作量,担任好两个班级的专职班主任,关心每个学生的学业和思想,终于成为同学们的知心人。我写的工作总结和论文连续两年被总校专业评委评为一等奖,我带的两个班级都被评为先进集体。

六十岁那年,我的一百二十个学生顺利毕业了,我也第三次退休,第五次离开教师岗位。没想到新的教师岗位又向我招手了。朋友得知我的情况邀请我到一家涉外教育培训机构,带教外地来沪实习的90后大学生。尽管待遇不高工作量也很大很繁杂,要在学校、酒店、寝室三个地方来回奔波处理各种实习中遇到的问题,协助 搞好教育培训,但是仍然继续着我当年的梦想,我依旧乐在其中。每当一批批学生完成实习任务,回校拿到毕业证书时,他们都会给我发来短信表示感谢,这就是我从中收获的乐趣和成就。

(爱恩培训中心的毕业生在五星级酒店实习)

朋友们说,我只能作为普通工人退休太亏了,如果一直在教育岗位或者干部岗位上,现在养老金至少能高出两倍。这是我的无奈,不能多想。但我庆幸的是,能一生都围绕着教师这个岗位工作和学习,有机会不断地与年轻学生打交道;他们给予我活力,延长了我的青春。

回首我的人生之路,有梦想,有失落,有遗憾,也有收获;人生没有圆满。

梦想之灯一直照耀着我前行,有缺憾的梦想,也是美丽的。

 

(我曾经担任过流源小学全校的唱歌课老师,2006年回校重温当年情形)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