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老辰光网 返回首页

晓歌的个人空间 http://myoldtime.com/forum/?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日志

童年记忆(下)

热度 8已有 322 次阅读2020-6-1 16:56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写作

1959年是建国十周年。那年我七岁,母亲带我去报名读书,是离家最近的青云路小学。

学校就在我家弄堂旁边,靠近青云路桥。俞泾浦河在学校旁边流过,有点浑浊,但还能钓到鱼。校内有两个操场,外操场和内操场。操场旁边还种了许多柳树。校舍由一层楼和两层楼的教室组成,紧挨着内操场旁围成一圈。虽然学校条件简陋,但每年也招收几百名学生。学校有医务室、广播室、音乐教室。外操场上搭了体操台。这所学校不大,它建在棚户区包围之中,周围是解放前夕从苏北逃荒来上海的难民搭的木棚草棚房子形成的棚户区,只有我家所在的海运局宿舍如鹤立鸡群般很显眼地占据着棚户区当中的一大块地方,而海运局宿舍的职工子女便成为青云路小学的很大一部分生源。光我的班里就有三分之二的同学是海运局宿舍的职工子女。青云路小学在虹口区没什么大名气,不是重点,但这确实是一所不错的学校,老师们都很敬业,非常负责任,也很有水平,对学生无论贫富都和蔼可亲。

我进了一年级二班。这个班级有56个学生。班主任周志辉是一个高高大大有着一对漂亮大眼睛的女老师,湖南人,从河北师范专科学校毕业,教我们语文。周老师和我母亲差不多大,可以说是我的启蒙老师。以后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我一直都是这个班的,班主任老师也没换过,一直是周老师。

周老师对我们很好,但也很严厉。调皮的男同学都有些怕她,因为她经常要把他们留下来谈心,补课,让他们订正作业,还要他们的家进行家访。对其他同学的家庭,周老师也定期进行家访。她对我们抓得很紧。我们从二年级下学期就开始有作文课。周老师还布置我们每周写一篇周记。她说这样对我们提高写作能力有帮助。由于她上课时的抑扬顿挫,由于她标准的普通话,由于她多次在课堂上念我写的作文,使我对语文这门课有了特殊的爱好;不但不害怕写作文,还会在老师布置的作业外另外加写一些短文和日记,请老师修改。周老师从来没嫌我给她增加了工作量,反而在班上表扬我勤勉好学,肯动脑筋。

周老师经常在我母亲面前表扬我。刚上二年级我就第一批加入了少先队,周老师还提名推荐我担任了少先队中队长和大队委员。一直到小学毕业,我都被同学们选为班级和学校干部,担任了少先队大队长。在各种集体会议活动场合,周老师和大队辅导员张雪琴老师总是培养我,让我担任社会工作、会议发言和其他集体工作。我不但参与了负责班级出黑板报,排练文艺节目参加演出、大扫除等各种集体活动,还担任校广播台播音员,以及到区少年宫学跳集体舞、摄影技术、唱歌等课外兴趣活动项目,回校教同学们。我还多次在任课老师生病时组织班级同学预习课文和布置功课,得到大家的认可,既锻炼了我的胆量和工作能力,也锻炼了身体。我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变成了一个性格坚强独立性强的小干部。

周老师对我如同自己的女儿。她很喜欢我,看我胆小,便注意培养锻炼我的能力,让我在班级和学校的活动中亮相,比如上台唱歌、跳舞,朗诵等,还让我在全校大会上发言。

记得第一次周老师让我上台朗诵,要求我全部背诵,不能看稿子。那首诗我至今还记得:《小熊过桥》。我一遍又一遍读熟,终于能背出来了,周老师还教我抑扬顿挫加上表情,把小熊、乌鸦、河水各个不同角色的不同声音特征表现出来,并要求我声音再大些。那次朗诵的经历使我的胆子增大,也战胜了上台表演的胆怯。

我母亲喜欢文艺,喜欢音乐,经常在家里哼歌曲。她曾教我学弹钢琴。所以我学歌舞接受就比较快。周老师常常自己创作编排歌舞让我们表演。有时候,她先编好动作教我跳几遍,然后就让我再教其他同学,让我们同学自己排练。

周老师的独生女儿比我小三岁。她女儿穿的衣服常是周老师自己缝制的,比外面买的还漂亮。我还记得二年级时,1960年的国庆节我们班女生在学校庆祝会上演了个节目叫《小红花》。周老师刚给她女儿新做了两条非常漂亮的连衣裙,一条白底绣红花的,一条红底绣白花,镶白边。她女儿还一次也没穿过,周老师就让我先穿着当演出服,让我担任领唱领舞,

我在舞台当中边唱边跳,周围一圈有八个女同学伴舞,演出获得了热烈的掌声。台下观看演出的老师和同学们一致要求我们再重新跳一遍。为了满足大家的愿望和更好的演出效果,学校领导当场派人临时再安装了一盏很明亮的大灯,让我们到大操场前的领操台上,重新为全校师生再演出了一遍。我边唱边跳:

“花园里,篱笆下,

我种下一朵小红花,

春天的太阳当头照,

春天的小雨沙沙下。

啦啦啦啦啦……

我就是党的一朵小红花。”

全校师生边鼓掌边跟着一起唱。庆祝会非常热烈。那场面,至今记忆犹新,如在眼前。

小学三年级时,我得了急性肠炎住进传染病医院。上吐下泻发高烧,浑身无力。因为肠道疾病需住隔离病房,家人不能探望,我只有一个人住在病房里,非常孤独害怕,简直要哭。还要每天打吊针,自己洗漱照顾自己。虽然有医生护士经常来查房,但是我得自己很注意地看着吊瓶和滴管,担心它药水没有了会空滴,我知道那是有危险的。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母亲来接我回家,我感到自己长大了许多。

童年生活,虽然体弱多病,但是我在家长和老师的悉心呵护和亲切关怀下,愉快地长大,对未来的日子充满希望。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老辰光网 www.myoldtime.com 版权所有:上海颐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02729号
内容管理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edeCms;论坛开发平台 powered by disc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