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辰光

老辰光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作 > 写作 >

老杨同志

时间:2019-09-08来源:放飞梦想 作者:林嗣丰 点击:
老杨者,忠泽老弟也。1951 年 7 月生于上海。在上海育才中学读初中时,因学业优异而为教育家段力佩校长赏识而从初一跳级升入初三,因此在文革中被视为走白专道路而受到不公正对待。也许是憋着一股劲,当黑龙江农场拟在沪招收毕业生时,便率先赴黑龙江考察,

      老杨者,忠泽老弟也。1951 年 7 月生于上海。在上海育才中学读初中时,因学业优异而为教育家段力佩校长赏识而从初一跳级升入初三,因此在文革中被视为“走白专道路”而受到不公正对待。也许是憋着一股劲,当黑龙江农场拟在沪招收毕业生时,便率先赴黑龙江考察,回来后积极宣传屯垦戍边的重要性,带头报名去北大荒,是静安区首批赴黑龙江建设兵团的领头人。 1968 年 8 月杨忠泽与同学们一起奔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 团,分配至 46 团 4 连后,任拖拉机手。返城后,为改善家庭住宿条件,弃稳定的国有企业转而开出租车,辗转城市各个角落,不但为家庭带来福利而且还成为锦江集团的优秀员工,在同行业中享有声誉。可以说,老杨同志是在不断的追梦中从青年走到老年的。
 
      虽然和老杨是同一列火车赴边关的战友,但与他结识却是在 45 年后。2011 年我退休后正式回上海定居,11 月份随 46 团上海联谊会赴胶东旅游。老杨也在此次旅游行列中,于是我们相互认识了。
 
      我这人常常只记住些粗线条的事,忽略了许多细枝末节。1968 年下乡前曾经在上海瑞金剧场听过一场报告,就是动员去黑龙江农场的事。通过那次大会,我知道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了解到去兵团即是去“屯垦戍边”,即是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了。报告听得我们热血沸腾,曾经想当兵而因近视破灭的梦想再次燃烧,于是义无反顾地报了名。至于台上是谁挑起了我的梦想,倒也记忆不清了。
 
       45 年后,有知青说台上作报告的就有老杨一个,让我隐约记起是有那么几个学生先期赴黑龙江考察,回来后为我们讲了感受,给了我们感性的认识,坚定了我们奔赴边疆的决心,复燃了我们当兵的梦想。从这意义上说,老杨还是我们的引路之人呢。
 
      到兵团后,我在 8 连,老杨在 4 连,我们从未有过交往,所以对他我是毫无印象的。后来知道,他在兵团过得并不开心:因为他的才干,早早就进入了机务排;也因他的才干遭人忌妒,竟然在兵团连入团问题都未能解决,使他当初的梦想未能圆满,让他至今不能释怀,实在令人唏嘘。让我无法理解的是,当时那些人为何要如此残酷地扑灭一个有志青年的梦想之火?
 
      那次胶东旅游,老杨也是第一次参加知青的活动。在车上,我介绍了自己退休后想法,他唱了一首《母亲》: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啊, 这 个 人 就 是 娘 。啊, 这 个 人 就 是 妈……”嗓音虽沙哑却包含深情,唱得我们热泪盈眶。后来,他又在旅途中多次放歌,至此我才正式认识了老杨,也初次领略了他的热情,体味到了他心中深藏的为知青服务的梦想。
 
      从胶东回来后,联谊会将当年新春联谊活动的筹备工作交给了我俩,这又让我感受到他的认真、正直和人格魅力。为了搞好筹备工作,他多次约我于威海路图书馆、上海展览中心等地商谈。为了确立此次联欢的主题,我们苦思冥想,最后确定了“品味·牵手·珍惜·畅想”八个字。其实我们原来提出的是“反思、畅想”四个字,我们认为知青不能总是停留在被“再教育”、被“改造”、被“吃苦耐劳”上,应该看到我们客观上对改变农村面貌、为缩小城乡差别所起到的积极作用,以及为国家解决了当时的就业困难、后来又为改革开放担起了重任,同时也要看到我们曾经因受“左”的思潮的影响所犯过的一些现在看来十分幼稚的错误。后来,我俩在商讨中觉得这显得过于沉重,与新春联欢的氛围不符,而且限于众多知青对那段知青历史认识不一,恐难达成共识,便改为“回味”,意在从酸甜苦辣的经历中品出甜意,尝出幸福。这也让我体会到老杨性格中的柔性。
 
      老杨除和我一起负责策划外,他还要负责演出组的相关工作,赶写了串连词,并将节目所需的音乐集中,初五那天就钻在播音室里忙出了满头大汗。并在联谊活动开始前及时地用自己的私家车将活动所需的用品一一准备到位。虽然忙得不可开交,却从未听到他一句怨言,总是乐呵呵地做着他认为该做的事情。后几年的新春联欢,他都是这样满怀热情地工作着,因为他把服务他人看作是他的一份梦想。
 
      2012 年年底前,太太乐食品有限公司欲给予知青以参观的机会,出资搞“太太乐工业游”,找上海知青俱乐部做协作,俱乐部把具体工作交给了我们 46 团上海知青联谊会。接到任务后,老杨协助马胜利日夜奔走,解决了资金缺口,落实了车辆等问题,保证了活动运行的先决条件。整个活动中,他每次都到场,和联谊会同志一起与主办方联系,处理随时出现的问题,使涉及近3000知青的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2014 年,新春联谊活动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吃饭问题难以解决,最后决定在自带部分凉菜的前提下由知青组织伙食团自己来烧。老杨又首当其冲,和其他知青一起下厨。第一天中午是快餐大排,前一天的晚上,他亲自操刀,整整斩了一夜的排骨,手上磨出了大泡,还掉了皮。接着他不顾手痛,不顾一夜未眠,替知青大厨做了许多辅助工作,保证了 200 多知青的午餐,让大家过了一个开心的节日。期间,他还不时来到各连的餐桌前,乐呵呵地问候,笑盈盈地祝贺,一种梦想成功的喜悦就挂在他的眉梢上。
 
      与老杨相处不仅在于他的热情,还在于他正直的人品。40 多年前,他被段力佩先生作为教育改革的试点而破格跳级,文革中被视为反面例子而遭批判。为了表明自己的革命决心,他硬是将家族相传的名字中的“良”字改为“忠”字,表达了忠于领袖的决心。他坦言,当年带头去兵团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革命,就是去实现脱胎换骨的梦想的。这是何等的襟怀坦白!
 
      2013 年他得知上海知青联谊会负责人原先的司机因酒驾而无法开车,他主动当起了司机。虽然他家务繁重、联谊会工作繁忙、随着年龄增长自己的身体又容易疲劳,多次想打退堂鼓,朋友们也一再劝他退出,但他一想到联谊会负责人的需求,便坚持下来了,他看重的是朋友的交情。
 
      2014 年 2 月,我因一场并不大的手术而引发了浑身的神经痛,行动不便。老杨几次上门探望,还送钱送物的。为了我在病痛中还能参加一些团里的活动,他还远赴我在西南角的居住地,开车接我去参加活动,让我感受到了战友的情谊,也让我家人感慨不已。令人惋惜的是,老杨因患病不幸于 2017 年 11 月 12 日上午 9 时 20 分永远离开了我们。记得在春节团拜会上他依旧是往年一样忙上忙下的呀!
 
      我与老杨虽然相识在下乡 45 年后,但我们竟然在许多过去、现在人与事的看法上非常一致,观点非常统一,无论下乡时的梦想还是返城后的追逐。老杨有很多追梦的故事,说不完,他也是带着许多美好的梦想遗憾地逝去的。啊,安息吧,老杨同志!


责任编辑:日升

 

(责任编辑:日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广告位